为应对能源转型,油气巨头正在推动能源结构多元化,聚焦的能源不止一种,但他们仍在继续增加化石能源的产量,而不是减少。无论如何,2030 年之前行业还不会发生重大转变,将以渐进的方式实现排放目标。

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便是一例。道达尔能源将提升能源产量,到 2030 年,增产的一半是液化天然气,另一半是电力,届时这两种能源将出现飞跃式增长。 Westwood 能源转型负责人 David Linden表示,液化天然气仍属化石能源,这意味着道达尔能源在未来五到十年内生产的化石能源将高于现在。

海上风电——资产多元化组合的有益补充

在这条渐进式道路上前行的还包括一些油气公司,它们更多地投资于蓝氢而非海上风能和新兴可再生氢(绿氢)。

David Lind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海上风电仅占这些公司在资本性支出和能源生产结构中的一小部分,因此可以说海上风电仅是这些公司的副业。但海上风电对某些公司而言要重要得多,比如Equinor公司。”

尽管如此,Equinor在能源转型战略中更多地谈论蓝氢和碳捕集与封存(CCS),而不是海上风电。蓝氢和碳捕集与封存对Equinor而言是可再生能源方面重要的投资组合,但却并不是其主要的投资领域。

化石行业巨头在开发大型项目方面具有资金优势,它们与其他公司合作竞标,开发海上风电场,大举进军海上风电市场。而早期进入海上风电的公司不会选择与这些财力雄厚、经验丰富的后发竞争者正面冲突。

相反,油气巨头将继续与海上风电公司合作,利用这种伙伴关系帮助其在市场中快速增长。现有的海上风电公司也在适应市场的变化。

Linden表示:“市场增速很快,沃旭能源(Ørsted)、SSE 和苏格兰电力公司无法什么都依靠自己,因此我认为这种伙伴关系是有益的。当然,这些油气巨头进入风电行业确实改变了租赁招标和进入新领域时的竞争情况。”

 “像沃旭能源这样的公司正在不断发展,它们开始涉足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领域。我们还看到不同的合作伙伴关系,例如风电开发企业与当地公用事业公司、供应链公司合作,因为风电开发企业需要差异化才能进入某一市场。”

蓝氢

类似的故事发生在绿氢市场。由于市场为风能驱动的绿氢生产提供了协同的方法,绿氢市场的项目参与方通常不是油气公司,而是公用事业公司、管道输送公司、行业企业、小型金融机构、政府以及海上风电公司。

油气公司很少在绿氢项目中起到重要角色。Linden表示,壳牌在荷兰有绿氢项目计划,英国石油公司(BP)讨论过与沃旭能源的合作伙伴关系,但在这些市场中发挥作用的还是公用事业公司以及价值链的中下游公司,而不是油气巨头。

David Linden表示:“但蓝氢的情况就大不相同。Equinor将蓝氢作为其战略核心,全力投入蓝氢,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也类似。虽然这些公司都在谈论绿氢项目,但我认为,中期来看,在这些公司真正认真考虑绿氢之前,蓝氢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就相对规模而言,绿氢驱动将来自其他参与者。

欧盟的氢战略是关于绿氢的战略,参与其中的公司包括RWE、Iberdrola和类似的公司,而英国石油公司或壳牌等公司对英国的工业中心更感兴趣。Linden表示,在那里,这些油气巨头可以通过蓝氢、碳捕集与封存技术以及相比公用事业公司它们更具优势的能力组合带来真正的影响。

David Linden表示:“例如,Equinor与SSE在发电站项目上合作,这非常有趣。两家公司正在建造一座100%由氢气提供动力的发电站,但主要还是依靠蓝氢。”

 “在我看来,绿氢市场的领导者是Ørsted。如果你观察一下Ørsted在做什么以及它们的项目,就会发现他们正在做有趣的事情。”

所有这些绿氢项目要么处于预可行性阶段,要么处于早期开发阶段。然而,与欧洲许多公司相比,Ørsted公司在初始阶段表现出更大的兴趣,也投入更大。

Ørsted公司将成为整个电力多元化转换(Power-to-X)的巨大价值驱动者,尤其在丹麦。丹麦拥有充沛的风能,希望以不同的方式向其他各方提供这种能源。Power-to-X包括绿色氢,它解决了如何建立完全可再生电力系统这一难题,是一种核心价值提升。

David Linden表示:“对他们来说,这当然特别有趣,因为这是他们可以看到增值的地方。例如,BP 或壳牌是否有必要? 这很有趣,但对他们来说,现阶段更多的是关于如何使炼油厂脱碳,而不是如何投资真正大型的绿色氢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