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油气价格出现历史性下跌的背景下,服务于大型油气生产商的海上钻井承包商将迎来四年内的第二轮破产潮。在破产潮之后,幸存者与大型油气生产商的关系或将更加紧密。

海上油气业的崩溃将产生一系列广泛的影响。钻井承包商及其供应商通过创新开发了远程监控技术,从而推动了页岩领域和海上风电业的蓬勃发展,去年更是直接创造了约占全球25%的石油产量。

海上油服业是油服业表现最差的板块,今年年初以来,这一板块前10大上市公司的股价平均下跌77%。

在7大海上钻井承包商中,有4家(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Noble Corp、Seadrill以及Valaris)已经寻求债权人保护,或启动了债务重组谈判,濒临破产边缘。

另有2家企业也正在与债权人进行协商。Pacific Drilling上月表示可能需要修改债务条款,并正在寻求其他融资方式,以防债权人不接受新条款。营收排名第9位的钻井承包商Shelf Drilling管理层表示,正致力于与债权人就明年生效的贷款契约进行谈判。

Odfjell Drilling首席执行官Simen Lieung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近期海上钻井行业的动荡将在许多方面改变现有格局,通过对钻井平台的报废,当前的市场参与者以及市场结构可能将不复存在。”

早期的乐观情绪烟消云散

一直以来,海上油气业成本过高,再加上美国页岩油气价格下降,导致勘探力度下滑,海上钻井领域也一蹶不振。随后,南美和非洲海岸的一系列重大发现重新点燃了石油巨头们对深水项目的兴趣,并推动了2年前的海上区块租赁热潮。

今年年初,钻井承包商曾乐观地预测油价将回升至每桶60美元。但随着新冠疫情极大地削弱了需求,导致4月份油价跌破20美元,这一乐观情绪也烟消云散。

业内高管和分析师表示,由于石油公司取消或推迟合同,预计6月在役的浮式钻井平台数量将创下198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上一次的市场下行期间,钻井承包商所受到的冲击在石油生产商的帮助下得到了缓解。2014年至2016年间,随着原油价格从每桶100多美元暴跌至26美元,石油巨头们将位于巴西、莫桑比克和地中海沿岸的勘探机会分散给了各钻井承包商。这就为那些钻井合约被取消的企业带来了继续工作机会,尽管租费较低。

彼时海工产业的财务状况更为强劲。马士基钻井公司(Maersk Drilling)首席执行官Jorn Madsen表示,在市场下行的初期,许多企业仍拥有大量手持订单,租费也高于今天的水平。

但是,今年石油巨头纷纷对支出进行了30%至50%不等的压缩,以保证现金流和股息,因此这一“安全网”也已经荡然无存。业内高管表示,那些获得债务再融资并能够撑过未来两年的企业将是最终赢家。

钻井平台中间商Bassoe Offshore分析主管David Carter Shinn表示,海上油服企业可能将需要对现有的约800座浮式钻井平台中的200座进行报废处理,以使租费回升到可盈利的水平。       

未来几年内,几乎看不到市场反弹的希望。许多石油生产商正在从那些盈亏平衡价格在60美元/桶的项目中抽身,因为他们认为油价可能要在几年后才能回升到这一水平。雪佛龙(Chevron)、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马石油(Petronas)和壳牌(Royal Dutch Shell)今年早些时候选择终止了一些钻井合约,以节省资金。

美国海上石油生产商LLOG Exploration首席运营官Rick Fowler表示:“高成本的生产井将被关闭,尚未启动的项目也将被延期。”

雪佛龙表示,在海上油田开发领域,将仅仅选择能够回接至现有基础设施进行开发的项目,而不会启动新的勘探。埃克森美孚、BP、道达尔和壳牌拒绝发表评论,也没有就其钻井计划所受到的影响进行回复。

勘探工作的戛然而止对于钻井承包商来说是毁灭性的。因此他们不得不对旗下钻井平台船队进行数十亿美元的减记。

咨询公司SierraConstellation Partners为企业的财务重组提供建议。该公司总裁Basil Karampelas表示,寻求新资金将非常困难。

他表示,破产投资者在决策时会根据过去13周或26周的现金流来对企业进行评估。但对许多钻井企业来说,其现金流表现乏善可陈。而债权人将不得不决定他们是否愿意注资协助企业度过这段难关。

破局之路

许多海上钻井企业正在对平台进行报废或退役处理,因为这些平台可能在几年内都无法获得租约。Valaris计划对11座钻井平台进行报废,另将9座平台进行闲置,该公司预计这些闲置的平台可能在两年内都不会得到利用。

分析师表示,受上一轮油价暴跌的冲击,Seadrill于2017年陷入破产危机,该公司开创了一种分担成本的模式,可能会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Seadrill与其客户成立合资公司,其中包括卡塔尔石油的分公司以及熬过了上一轮油价暴跌的安哥拉国家油气公司Sonangol。其合资企业专注于生产寿命长的油田,从而降低钻井承包商的合同风险。

Seadrill公司发言人Ian Cracknell表示:“Seadrill所成立的合资公司提高了船队利用率,拓展了市场的渠道,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带来显著增长。”

Welligence Energy Analytics副总裁William Turner表示:“这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几条破局之路之一。降低成本的手段少之又少,尤其是在深水地区,因此必须依靠创造力才能存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