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举行的美国国际海洋石油技术展览会(OTC)迎来了50周年生日,而下一个50年,海洋石油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幸运的是,从数据中可以窥得一些天机。总部位于挪威的全球性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分析了全球5万座油气田的历史投资和油服采购。虽然在预测中仍存在不确定性,但是在我们的分析中,海上油气业将推动服务领域未来的发展。

Rystad Energy公司油田服务研究总监Audun Martinsen表示,在迄今为止获批的海上开发项目油气总量中,新开发绿地项目(greenfield)获批总量仅占40%。与之类似的是,棕地扩建(brownfield)市场才刚刚起步,其历史总资本支出仅占棕地扩建项目全生命周期支出的20%,其余80%的支出将出现在未来。平台退役市场也刚刚展露头脚。

让我们来看一下详细数据。

各类型海上项目的过去和未来支出比例

勘探

我们预计,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尚未探明的储量约8千亿桶油当量,这为未来50年提供了充足的勘探目标。

Martinsen指出:“但是,我们认为,长期来看,随着越来越多潜在资源被发现,海上油气勘探的力度将出现下降。勘探将不断转向更深更偏远的海域,而这些资源的开发成本相较于其它更有竞争力的资源来说更为高昂。”

新开发绿地项目(Greenfield)

新开发绿地项目即新的油气田开发项目。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获批的新开发绿地项目投资总额达到37000亿美元,其总量仅占全球储量潜能的40%。

这意味着新开发绿地项目仍存在着巨大的增长空间。

棕地扩建项目(Brownfield)

棕地扩建项目即在现有的油气田基础上进行投资。随着近年来先进技术的问世,储层衰竭速度得到了抑制,棕地扩建项目也受到了相应影响。当前生产中的油气田约为3000座,其中近50%可以将生产维持到2030年。此外,正在开发中并即将投产的项目和计划获批的项目总数约为2500座油气田,每一座都将需要新的棕地扩建投资。

假如在2100年以前石化和发电领域的油气需求得到维持,那么未来油气业在棕地扩建服务领域的投资将比迄今为止的投资水平高出5到6倍。

退役市场

在上游油气业,退役市场可谓是最为不成熟的市场。我们预计,当前所发生的退役支出仅占其总支出的3%,其中包含现有油气田以及待开发油气田设施的拆除和封堵废弃工作。

Martinsen表示:“对于服务企业来说,退役是一个很有趣的市场,但是其规模相对较小,仅有18000亿美元。”

维护与运营

维护和运营服务领域是未来工作量最大的市场,其未来支出占该领域支出总数的58%,为20.5万亿美元。

Martinsen评论道:“我们预计油井服务和商品、钻井承包商、EPCI项目总包和水下钻井都将占有类似的市场份额,并在未来50年内对服务业做出重大贡献。”

在谈及整体的调查结果时,Martinsen表示:

“尽管经历了油价下滑、页岩气革命和欧佩克市场份额争夺战这些风浪,海上油气业仍在繁荣发展,并且未来大有可为。”

备注:该统计数据包括迄今为止在海上许可证区域所发生的支出以及预计将发生的支出,我们对未来支出的预测来自于尚未探明的资源潜力、尚未获批的发现、现有油气田的预期生产寿命和退役要求,并基于全球石油需求在30年代初期见顶的推测,以及对于资源的开采成本和最终开采量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