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是一笔价格不错的投机性交易,但是也为Borr利用率本就不足的船队增添了另外一座无合约的钻井平台。

Borr Drilling已经拥有全球最大的新建自升式钻井平台船队,但这仍不足阻挡他们收购另一座封停在船厂的钻井平台。

该平台此前由Japan Drilling管理,船名为Hakuryu-15(现更名为Hull B378),是吉宝远东为日本BOT Lease of Japan建造的Super B Class Bigfoot级自升式钻井平台。

其收购价格仅为1.22亿美元,其价格之低,让Borr Drilling不忍错过。

为了安抚市场,Borr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该交易并不意味着Borr公司将对其现有船队规模进行战略性大幅扩张。”

但是,这是一笔相当不错的交易。

价格不错,平台也不错。

抛开Borr的船队规模和手持合同数量不谈,这笔1.22亿美元的交易是明智的。实际上,这是自2017年1月份Borr从Hercules收购了第一座Super A 级钻井平台后其收购的所有自升式钻井平台的最低价(Transocean的自升式钻井平台除外)。

Borr Drilling收购历史

船名

入役年份

设计规格

大钩载荷(kips)

悬臂距离(英尺)

建造船厂

收购价格(美元)

交易日期

备注

Frigg

2013

KFELS Super A Class

2000

75

吉宝远东

6500万

2017年1月

Borr收购的第一批钻井平台。来自Hercules

Ran

2013

KFELS Super A Class

2000

75

吉宝远东

6500万

Skald

2018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000

75

吉宝远东

1.72亿

2017年3月

Borr从吉宝远东和Transocean处收购了5座平台,作为对Transocean自升式钻井平台船队收购的一部分。

Saga

2018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000

75

吉宝远东

1.72亿

Tivar

2019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000

75

吉宝远东

1.72亿

Var

2020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000

75

吉宝远东

1.72亿

Vale

2020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000

75

吉宝远东

1.72亿

Galar

2017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2017年10月

从PPL处收购9座钻井平台

Natt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Grid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Gyme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Gunnlod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Gerd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Gersemi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Groa

2018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Njord

2019

PPL Pacific Class 400

1500

75

PPL船厂

1.39亿

Prospector 1

2013

F&G JU-2000E

2000

75

大连船厂

1.25亿

2018年2月

Paragon收购案一部分,估价

Prospector 2

2014

F&G JU-2000E

2000

75

外高桥

1.25亿

Heimdal

2019

KFELS B Class

1500

70

吉宝远东

1.45亿

2018年5月

5座平台总价为7.45亿美元,平台单价为估值

Hermod

2020

KFELS B Class

1500

70

吉宝远东

1.45亿

Heidrun

2020

KFELS B Class

1500

70

吉宝远东

1.45亿

Huldra

2020

KFELS B Class

1500

70

吉宝远东

1.45亿

Hild

2020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000

75

吉宝远东

1.65亿

Hull B378

2019

KFELS Super B Class bigfoot

2200

75

吉宝远东

1.22亿

2019年4月

从BOT Lease处收购

 

Bassoe Analytics当前对Borr的两座新交付的Super B Class Bigfoots钻井平台估值为1.22-1.35亿美元(钻井作业中的中间估值为1.3亿美元)。这些钻井平台将比今年晚些时候交付的B378船龄早一年,后者的规格更高,拥有高温高压钻井能力以及2200kips的大钩载荷。

Bassoe预计,在该平台交付并投入使用前,Borr仍需投资约1500万美元。这将使得其总成本上涨至1.37亿美元,与Bassoe Analytics预计的2019年建造的具备钻井状态的Super B Class Bigfoot平台恰好一致。

当前自升式钻井平台价值不受影响

在Bassoe 3月份的钻井平台估值更新中曾提到:

近期,Noble以8900美元的均价收购了印尼船厂建造的2座CJ46自升式钻井平台,其竞争对手Shelf以8700万美元的价格从中国船厂收购了2座相同规格平台。自此以后,其它设计规格的优质自升式钻井平台价值按各自设计和船龄不同分别下跌了5-10%。虽然CJ46平台在近期的交易中维持了当前估值,但KFELS B级、PPL 400级、JU2000E级和GustoMSC CJ50等其它规格的钻井平台价值差异(溢价)已经出现下降,因为买方希望以CJ46平台的交易价格为基准,而自2018年交易推动价值上涨,买方可能将不会对更高规格的钻井平台给予更多的价值。”

这就是我们当前所看到的市场现状。

因此,Borr以原始合同价(2.4亿美元)50%的价格收购这座钻井平台,是与当前自升式钻井平台的估值一致的。

因此,这笔交易并不会改变Bassoe Analytics当前的估价,并认为2019年钻井平台的价值可能将出现上涨。如果市场行情得到维持,那么随着自升式钻井平台利用率的上升和日租费的上涨,资产价格也可能水涨船高。

Borr是否真的需要这座平台?

并不是,但是这笔收购案很可能利大于弊。

虽然Borr从一家未经披露的东南亚运营商手中获得了合同期6个月的决标信,以及从另一家地点和公司名同样未经披露的运营商(可能是卡塔尔天然气)手中获得了2份合同期数年的意向书,但其闲置中的钻井平台依然很多。

抛开将于今年到期的租约不谈,Borr仍有14座新建钻井平台有待获得租约。

一直以来,Borr都在参与投机性收购,但是迄今为止其交易均为失败的赌注,但是在资产价值开始回暖的今天,最新的B378收购案带来了弥补此前不断下跌的资产价值的机会。

Borr可能考虑到的另外一个因素是,他们必须收购这座钻井平台,否则,该高规格钻井平台就会以低于Borr过去两年收购均价的价格流入其竞争对手旗下。

而Borr是否能从中受益,仍取决于资产价值的回升速度,这反过来又由利用率回升的速度决定。

下表为Borr当前合约以及手持合约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