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V GL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85%的LNG行业从业者认为,为了满足2025年以后全球需求的增长,需要对LNG基础设施进行更大规模的投资。然而,超过三分之二(69%)的人认为,气价的不确定性限制了超大型项目的投资,从而为全球LNG供应带来瓶颈。

DNV GL船级社预测,到2050年,全球LNG产量将从当前的2.5亿吨/年上涨到6.3亿吨/年。

DNV GL在其新报告《LNG时代的到来》中指出,LNG与油价的挂钩也是原因之一。近期油价的波动使得LNG卖家不愿在波动的原油市场环境下签订为期数十年的长期合同,但是长期承诺又是基础设施投资的保证。近半数(49%)受访的LNG从业者预计LNG价格将继续与油价挂钩,而近30%的受访者表示不同意见。

36%的受访者和16%的受访者分别预计美国和澳大利亚将在未来三年内迎来LNG出口的增长高峰。其他国家(如加拿大、俄罗斯和非洲国家)也正在采取行动,以在LNG市场中分得一杯羹。然而,DNV GL在《2018年能源转型展望》中表示,来自中东和北非的常规天然气以及北美非常规天然气将在本世纪中叶占LNG液化能力的70%。

调查显示,未来三年,中国的LNG进口增长速度将居全球之首,其中中国正在推行的“蓝天保卫战”政策是一个重要原因,旨在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并改善空气质量。其他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印度次大陆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也将推动2050年的LNG需求。

DNV GL预测,LNG供需的双双增长将产生重大的投资需求,尤其是对新的液化产能的再气化、存储和配送。36%的受访者认为,新基础设施的融资成本将是2019年全球LNG市场的最大影响因素,而17%的的受访者则表示政治风险(包括贸易协定)将是市场的主要障碍。

DNV GL油气业务高级副总裁兼营销总监Hans Kristian Danielsen表示:“面对LNG行业的新时代,整个业界需要转换新思维,以确保有能力满足需求和供应的快速演变。例如,我们的研究显示,LNG行业正在向新的参与者、合约模式和定价策略开放。该研究显示,由于行业对资本支出和LNG定价的不确定性仍存在疑虑,因此更为灵活的LNG生产和贸易方式越来越受到青睐。”

小型FLNG项目是最有可能被采用的灵活LNG生产方式。59%的受访者表示更青睐小型FLNG船和LNG运输船改装项目,而非大型的FLNG生产项目,因为小型项目的建造和运营成本更低,部署周期更短,对小规模搁浅天然气藏的开发更高效,可以面对更多市场。

报告还显示,LNG生产的运营模式越来越倾向于承包商主导。在这种模式下,承包商代表运营商对天然气进行液化,运营商可以通过购买服务而不是斥巨资收购资产来降低风险。全球超过一半(55%)的高级油气从业者认为,2019年,运营商可能将对油田开发的关键资产(如FLNG船)进行外包或租赁。

敏捷的贸易模式也可保护LNG买家免受风险。近四分之三(72%)的受访从业者认为,买家需要更为灵活的合同,可以下调LNG采购量、缩短合同期限、改变交付地点。

Danielsen补充道:“买方希望更大的灵活性,而卖方则需要长期合约和稳定的现金流来保证投资决策的通过,两者之间的分歧可以通过引入新的市场参与者进行消除。LNG行业曾是石油巨头公司的天下,现在,大宗商品贸易商正在成为一股新兴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