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确实是一个难题。虽然社会各界对能源转型战略和行动方案、以及温室气体减排的呼声日益高涨,但是大多数油气公司仍在计划提高油气产量。

减少碳排放的呼声日益高涨,来自社会各界的热议引发争论。仅在本月就出现了2个新的减排热点,在媒体上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科学证据指出全球昆虫数量正在减少;学校罢课抗议英国政府无所作为。油气业正在承受越来越广泛的社会压力,其中包括学者、气候变化专家和社会活动家、融资方和投资者,现在再加上年轻的一代。

然而,油气公司非但没有减少油气投资,反而正在扩大其业务。2014年以来的市场衰退是提振油气业务资产组合的催化剂,石油巨头们为持续增长奠定了基础。我们预计,到2023年,这7大国际石油公司(IOC)的总产量将达到2300万桶油当量/天,较我们去年的预期增加了300万桶油当量/天,预期的增长源自于上游投资组合的重新定位和业务的发展。考虑自2014年以来油价几近腰斩,到2023年能保持每年3%的增速着实令人惊讶。

油气需求未来走如何?

在传统行业出现有可能变成具体威胁的市场巨变的早期阶段,油气公司的高管可能会存在否认。但是也存在机遇,全球需要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

未来十几年的需求增长将受全球GDP增长的驱动,这反过来又将使发展中国家一大批人民脱贫致富。尽管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范围内的呼声很高,但仍无法满足所有的能源需求。要使零碳排放的能源市场具有全周期成本和价格的竞争力,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建设必要的基础设施以及从消耗角度迎头赶超,则需要更长时间。

在我们的基准案例中,石油需求将从当今的1亿桶/天上涨至30年代中期1.1亿桶/天的峰值。内燃机汽车的效率提升后,增速将放缓,在电动汽车的价格具有竞争力后,石油需求将停止增长,转而下滑。转变的速度可能加快,但是即使在碳排放限制加快的情景中,石油需求到2040年仍将在1亿桶/天左右。BP在其新的《能源展望》中也有着类似的观点,其“快速转型”的情景更为剧烈,到2040年需求将下降到8000万桶/天。天然气的碳密度更低,在可预见的将来更具优势。在我们预设的任何一个情景中,天然气需求的增长均将持续至少20年。

油气增和公众碳排放的态度上存在着明显的矛盾,油气业如何两者兼顾?

首先,必须要有切实可行的战略,能够显示出排放和碳密度在逐年降低。环境、社会和监管的标准都将成为常态。

企业需要采取一些基本的措施,未雨绸缪,在价值链中实现二氧化碳或甲烷零排放,尤其是在天然气和LNG业务中。空烧(flaring)的天然气可以轻松转化为收入。投资组合的选择性开采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是大多数企业仍有余力可以做得更多。通过出售或者关闭高污染资产(dirty asset),可以展现其目标。

新投资必须以低碳密度资产、轻质液体和天然气为主,但目前尚未形成这种投资趋势。我们预计,在石油巨头们的300万桶/天的新增产能中,石油和天然气将各占一半。规模更大的企业需要采用减排技术(如碳捕捉和储存)作为其战略的一部分。一些还需要考虑碳汇战略(如林地复育)。零碳排放发电正在引发广泛关注。并不是所有的勘探开采公司都有能力实施全面的碳中和战略,但大部分都有能力将碳排放降低至最小,与资本市场保持同步。

其次,需要进行更行之有效的宣传。在油气需求出现下滑之前,社会依然需要依赖于这两种能源。因此,油气业需要趁热打铁,将油气资源在未来全球经济增长中的积极作用最大化。